窮人勿生仔

本網站設立的目的,是避免再有人受害受累受痛苦如果你們已生了仔的話,請你們對自己的小朋友好一點。
現今生活成本高昂,填飽自己肚子已經很難了,還嫌自己不夠辛苦嗎?
所以不結婚生子,自己一個人喜歡買甚麼做甚麼也行,這樣的生活才夠享受。
請你答我,你為甚麼要生子呢?貧窮嚴重影響子女成長和身心健康發展和與人社交的能力,使子女心理出現問題,日後只能找辛苦人工低的工作,製造了跨代貧窮

2012年3月1日星期四

感想 (東華三院李嘉誠中學樂器班$2400一年,令我食少左好多餐好食的大家樂晚餐)

 (東華三院李嘉誠中學樂器班$2400一年,令我食少左好多餐好食的大家樂晚餐)

不是所有學生都有興趣學樂器,所以學校不應該強迫人學樂器。

份牌板所紀錄的個人資料只有5%都不夠。


偏偏很多人依據這5%的資料去評估一個人,是對是錯也只相信這5%,我相信這是妄下判斷,以偏蓋全、武斷,低估。

甚麼原因導致病(如缺乏社交技巧)這個結果呢?在我來說,童年時受到虐待佔30%以上。其他95%中有47.5%相信與其他事有很大的關係,你卻完全不理,不聞不問。你說的幻覺,你說是幻覺就幻覺吧,反正我相信是真實的,也沒關係,那吃藥就會好了,那是小事一件,所謂幻覺這件事佔我人生和性格上不足5%的,那就是牌板的5%,你卻拿5%不斷問,其他95%更嚴重的影響(如佔30%以上童年時受到虐待)佔你卻不理。

它有沒有紀錄我在學校被人恰的事?它有沒有記錄我受到虐兒?

不用問號了,這些事牌板沒有記錄,卻對我的人生和性格有重大影響:自閉症、社交技巧缺乏、頭部受過嚴重受傷,父母的文化和教育水平(主要是低)、父母的教育和對待方式(主要是不理你)、和兄弟姊妹的關係(主要是差和年紀性格相差大),家中的居住環境(主要是擠迫)、經濟因素(主要是窮)、有沒有足夠的食物和營養等等。

你見到病人就問呢D問題,你就像機械人似的問我有沒有坐立不安、手硬腳硬,有沒有聽到怪聲、見到怪野,有沒有人跟蹤你、監視你,你次次問,我次次答冇。我有理由相信你對其他病人都是這樣。

這些不開心的事,先不論真實與否,是幻覺又好是病又好,你問親就像心裏面一條刺被刺中,重提我的傷心往事。

你這個副顧問醫生是怎樣拿的?你只識像機械人般問那3個問題,我童年時受到虐待的心理卻無視。童年時被人恰又不理。

我都不喜歡被人管,你還要我見那些踩你踩到一文不值的社康護士,那些社康護士就像是宿舍的職員般,他們的意見你一定要聽,強迫他們的思想落人身上,我的想法就是錯的。

你還要我原諒愛賭錢的爸爸媽媽。說過很多次我唔鍾意,你卻只喜歡將你的想法套落我身上。

你有冇睇過曾繁光的「我在青山的日子」?入面的分析很高明。你的醫術好似曾生咁叻先算啦。你不知誰是曾繁光,你的知識水平也幾低喎。



我看書多過你很多,你日日都要問那三條問題幾十次,你邊有時間好似我般慢慢博覽群書。你有專業知識,但冇常識。

你地班欺負(欺凌、孤立、排斥、歧視、取笑、嘲笑、不分組、奇異眼神)過我既中學同學和所有其他學校鍾意蝦人的仆街,我祝你地第時生個仔出來係白痴、智障、殘疾、自閉症、過度活躍症,智力發育遲緩。你地有個咁既仔,到時有錢都冇用LA,你地唔明白我個時係幾痛苦幾慘,我要你個仔生出來有問題-智力發育遲緩,因為你地蝦過我,要我受苦,所以我要你地承受番,抵你死。祝你地個仔都被人欺負(欺凌、孤立、排斥、歧視、取笑、嘲笑、不分組、奇異眼神)的對待,到時你地先知我幾痛苦。你地班大學生,搵到錢又點吖,我要你受番我100倍的痛苦,就係大把錢,但自己個仔被人欺負(欺凌、孤立、排斥、歧視、取笑、嘲笑、不分組、奇異眼神)

本人讀中學時被強迫要求參加樂器班,一年學費2400元,那時是1999年。本人的中學名稱叫甚麼呢?是在新界粉嶺祥華邨的東華三院李嘉誠中學。1999年的2400元計回通漲等於2015年的5000-6000元了。你要強迫人交這筆昂貴的樂器學習費,你有沒有諗過唔係個個家庭負擔得到呢?5000元可以買1-2部最新的智能手機,,可以交1年4個月電話數據費用,可以吃166餐麥當當,可以買50本圖書。我那時唔識諗,阿媽又冇講過話唔俾我學就可以吃166餐麥當當。為了學校的on9政策,搞到我冇零用錢同好味道的飯吃,你間仆街東華三院李嘉誠中學,我說出來是唔想有人為了學樂器而搞到唔夠錢用。吃不好。把學樂器的錢拿來買麥當當和圖書,比學樂器更有意義。2400元真是很貴的學費,你間仆街粉嶺祥華邨東華三院李嘉誠中學。

 那時一部計算機(電腦),我google過了。要8000-10000元一部。那時是1999年的。那時一個麥當當餐,是$17.9元一個餐的。2006-2007年的快餐店工人的平均月入是6000元的,,那時沒有最低工資,平均時薪是20-25元的,,我google過翻查了,證據是google找到的新聞報章報道,這絕不是我誇張,真的是這麼低的。你間仆街祥華邨東華三院李嘉誠中學,你竟然強迫人一定要交2400元學樂器?!!要一個低收入或貧窮家庭交1年2400元的樂器學習費是卑鄙無恥下流賤格的,。

 (東華三院李嘉誠中學樂器班$2400一年,令我食少左好多餐好食的大家樂晚餐)

中學時,硬性規定一定要參加一個興趣班。我選了單簧管班,是一大班一起上的,程度不一的學生擠在一起,人數有約六、七個,一節課一小時,換句話
每人平均只有九分鐘單對單時間,還未計算合奏。我們年紀這麼小,沒有很好的自律和專注,上完一整天學回家要做功課,沒有太多時間練習。上堂一起奏一段樂曲,誰錯了都不會有時間改正。所以老師教得很沒心機。即使上了很久,學習進度都沒有大進步。管樂隊的練習很枯燥,是為了學校校長等的面子而存在。我的技術不太好,所以指揮不會像對其他人一樣執歌,只求有音出便算了。如果沒有學校的硬性規定參加興趣班,我一早可以將省回來的時間和金錢好好地利用(一年二千四百元(記住,是大班,所以是這個價錢,一分錢一分貨,音樂水平亦是如此,你不會要求用一個九流的價錢,去造一個有專業水準的樂手,不過對普通家庭來說仍然是不少的數目),每個星期二小時以上)。我那時不懂得思考,不知原來有其他更有意義的東西。

現在的小朋友有福了。十多年前,自閉症,過度活躍症,發展遲緩,情緒問題,行為問題,心理問題,學習障礙、讀寫障礙等等,相比起現在有甚麼甚麼專家治療,我那時是自己一個人,和其他人一樣,沒有人幫。我不是說我有以上種種問題,但離這不遠。老師不懂教,又或者怕麻煩,所以好多事都不理。

填鴨式教育就是你教甚麼便學甚麼,一式一樣,沒有選擇。雖然考試是要有一個標準,但能否做到因材施教呢?我自己對美勞和體育沒興趣,上這些課真是很辛苦,畫的東西不像樣,運動是個白痴。相對來說,有些人對數學感到懊惱,那些二次方程式、積分微分,除了科學家工程師,誰會在日常生活用到呢?我很明白他們的挫敗感,次次都不合格,還要對住些厚厚的書本搏鬥。為甚麼不能讓我們選擇喜愛的課去上呢?
教科書很昂貴,多圖少字,一百多元才得幾十頁。內容和社會脫節。圖書館的書是免費借閱的,那些書可好看多了。
既然讀書是為了考試,那些補習天王出的書精要好多,又有答案和說明,學校卻要買一些長篇大論的教科書,價錢是前者的兩倍。一分錢一分貨,補習社導師的教學手法,很大程度上會好過普通學校的老師,如果不是的話,為何有人會付錢到補習社補習?我遇過好的老師,不過好多都是普普通通的,是悶到要睡覺。

在學時,我可以由上學到放學也不用說一句話,因為我朋友很少,只有一兩個,其他人都不和我玩,因為他們覺得和我是不同世界的人,我沒有錢,他們有錢,我沒有話題,說話很水,他們的知識廣博,說話有內涵,我沒有自信,只有自卑,他們很有自信,我悲觀,他們樂觀。到分組時更加沒有人願意給我加入,吃飯自己一個。

高考的成績是1C3D,普普通通。有大學取錄我。我去了一日預備課程日之後,就決定不讀了,連五千元留位費也不要,因為直覺覺得大學生活是不適合我的。現時看仍然覺得這個決定是對的,無止境的功課和分組報告和匯報,並不適合我這個不擅說話的人,讀預科的時候的痛苦已經受夠了,不想再在大學裏受。有些東西是講夾不夾的,勉強是沒有幸福的。除非是會計師、工程師、醫生等專業人士,一般工人不需要太高學歷,需要的知識小學已經教了。

我覺得學校令人變蠢鈍--温書、考試、温書、考試。教育得一種模式,是不能適合所有人的,人們有不同的長處,應當要讓每個人的長處得以發揮才好,這麼温書考試肯定是不適合所有人的。但沒有辦法,制度是如此,人們不能改變它。

工作上,有些人擅長用腦,有些人擅長用技能,有些人擅長用勞力。各人有不同的長處,職業無分貴賤,只要找適當的人,就可以勝任某種工種。學歷我不是說完全無用,只是作用不大罷了。

傳媒的報導手法是可以預料的。逢加價,必定找人說反對加價,百上加斤。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必定有人說少恩少惠,或者庫房還有盈餘,要派錢還富於民。有些反智的議員沒有讀過經濟學,或者連幼稚園都未讀過,不知錢從何來,以為是天降下來的。你都不會把辛辛苦苦工作的薪金一次過花完,定必會留一些作儲畜以備不時之需吧。

久不久,報紙又會訪問那些住在板間房或者拿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的人士,多數都問他們生活費夠不夠、想不想有公屋居住的願望、多久沒有新鮮食物吃等等。據說,一家人不工作白吃綜援的人只佔很少數,很多時都是不夠錢使用為多。前者據說是因為生多個子女會有多些綜援金,又或者覺得傳宗接代是唯一可以做的事,有些自私的父母便生很多個,但那些子女十八歲便不能繼續拿綜援了,必須要工作,十八歲還很年輕,學歷也不高,能叫他們找些甚麼像樣的工作呢,是他們的父母害了他們。一般來說,綜援就只是夠吃飯居住之用,而且吃的也是粗茶淡飯,有些高級的電器和娛樂是他們買不起的。有時有些突發事情要用錢如看醫生,便使得綜援不夠用了,不要問他們有沒有積蓄,就算有的也不多了。可想而知,他們的生活是悲慘苦悶的,不是走投無路,普通人也不會領綜援。
有時報導的例子是一家三四口迫在百多平方呎的板間房,報導的立場就是他們很悲慘,要求政府給他們儘快上樓。我就覺得如果經濟能力不好的話就不要結婚了,就算結緍了也不要生孩子,不要生孩子就要有安全套等避孕方法。這樣是害了下一代,他們在那麼細小的地方居住,食不好住不好,生活環境不好,錢也沒得花,那來開心呢?這樣的生活質素是好的嗎?是很痛苦的,但這可以避免的,只需於做愛時正確戴上安全套便行了。換句話說,是自作自受。可惜的是,有些人就是不自量力,所以社會上就有一些很窮很窮的家庭,有很多很多的家庭問題。
以最低工資來說,一個人的一份工的大約收入是港幣六千多元,就算是技能要求較高的工,都是一萬數千元而已(除非你是經理或是專業人士)。前者的這個收入僅足以維持一個人的生活而已,給家用養父母已經頗困難,不用說養下一代了。如果沒有錢就不要生小孩了,那是幾個人一起痛苦生活而已。

我的家長文化少,不懂教和養。承傅宗接代的思想,又不想想自己薪金有多少,生了二個女兒後,又為了重男輕女的思想,生了我出來。由於重男輕女的思想,對姐姐的態度是差的,又偏心,所以姐姐也就不和我玩了,因為驚無綠無故被責罵。六個人住在一間三百多平方呎的公屋,想要私人空間是不可能的了,我真羨慕別人可以有自己的睡房。我和姐姐的關係就是這個緣故,淡得要很。我的家長有虐兒之嫌,放學後自己一個在家,沒有人照顧,沒有人和我談話(世界雖然有不公平,但是亦都有公平,我說了些甚麼,你自己參透下啦)。由於收入太少,非常窮,日子過得很沒趣。人家去中心上功課輔導班,可以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我就沒有了。家裏唯一的娛樂就是電視機,但是電視的節目悶得很。人家可以去吃喝玩樂,喜歡買甚麼便買甚麼,在我而言是不可能。所以我現在有經濟能力了,可以花錢買東西,吃飯,算是以前不平衡的補償心理。

我喜歡音樂、書本雜誌、DVD、吃飯等,看DVD可以去租,音樂可以網上下載,(買也可以,不過我很少買就是了。),書可以去書店買,或到圖書館借,吃飯,有錢的話可以上高級館子吃,或者二十元的平民餐廳都很好吃,算是補償以前生活過得很差的不平衡的心理。

貧窮使人極想要一些物質生活,有人選擇合法的,有人選擇不合法的。合法的可以去工作,不合法的可能去犯罪如盜竊去換取一些物質生活。另一種合法的是出賣自己的身體。這是找快錢的方法。雖然做雞可以有很多生活上的原因,但到尾說穿了就是關於錢。有些人很貧窮,又或者好像我這樣有些不快樂的生活,極想有物質生活,就走去當雞。這是一種買賣,她給了你快樂,你姶她錢。人們用上一個相宜的價錢去買開心,(以最低工資計,去一次一樓一就等於一天半的薪金,是否很廉宜呢?),她賺到錢,(先不論她心理上被人發生性行為會否有影響,),她也在物質生活上開心了。最年輕的妓女我上過的是剛成年十八歲,其餘有很多都是二十多歲,年紀很輕,社會壓力太大,生活指數高,工作也不好找,找到,人工都很低。這可能就是她們當雞的原因,都是為了錢。

沒有痛苦,那有美好。艱辛過後必有豐盛的回報,苦盡甘來,時來運到。冥冥中自有安排。這是我對過去和現在的生活明白的一些意義。貧窮是一種磨練,它使我有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