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勿生仔

本網站設立的目的,是避免再有人受害受累受痛苦如果你們已生了仔的話,請你們對自己的小朋友好一點。
現今生活成本高昂,填飽自己肚子已經很難了,還嫌自己不夠辛苦嗎?
所以不結婚生子,自己一個人喜歡買甚麼做甚麼也行,這樣的生活才夠享受。
請你答我,你為甚麼要生子呢?貧窮嚴重影響子女成長和身心健康發展和與人社交的能力,使子女心理出現問題,日後只能找辛苦人工低的工作,製造了跨代貧窮

2015年1月5日星期一

中途宿舍上公屋(V1.1補充版)

這是上一篇文章用精神病+加中途宿舍上公屋特快攻略版!http://paultuxguitartutorial.blogspot.hk/2014/09/blog-post_26.html的補充版。如果不是那幾個仆街白痴侮辱我,我也不會把這麼多資料打上網,他們的名字是蔡錦萍、梁德瑜、溫國輝、楊枬鋒,陳梓珊,、黎家俊等等。這都是三年前的事了,不過他們侮辱我,理論上我應該不會再怒,可是發生過的事就是曾經存在過,我多謝他們給我寫作的動力。另外,如果不是我的不負責任的父母把我生下來做窮孩兒,我亦不會咁慘。

宿舍職員連你吃飯吃甚麼都要管,一定要食宿舍的難食餸菜

2011年或之前,宿舍只給我1天60元零用錢。即是1個月才1800元零用錢。因為那時我的收入只有3500元+津貼1500元。它說其他要儲起。在找到9500元工作之前,我就是只限得1800元一個月零用錢,它把你的紅簿仔和提款卡保管。直到很後期之後才把財政交回給我。

莫說2015年,就算2011年,一個成年人的吃飯錢至少差不多100元一天吧,一個月3000元走不了。它只給我1800元,怎能生活呢?  2015年,吃好少少一定超過100元的了。2015年,而家,我支出至少要250元一天了,7500元一個月了(我月入12000元以上,劏房屋租都差不多25-30%了),這已是很基本的了。宿舍如果這時只給我1800元,真的要吃屎了。

你叫那些職員,叫他/她1日只准用60元,過不過到1日?自己都冇可能做既事,卻要人做。雖然有些冇工作做的人得綜援金係要限他。但有工作做的人都給60元1天,傻ga?

舍宿認為你的手機只要能打電話就行了,不需要上網。它不會接受你買的手機超過1000元,也不會接受你的手機月費超過100元。這個年代沒有上網,是會失去接受資訊的機會。宿舍不理,總之他要你的支出愈少愈好,手機是奢侈品不能有。更加不會接受你買手提電腦。

你當這個地方是賓館就好了,只提供一張床,不要其望有甚麼好服務,不找你麻煩已經好好的了。別人打份工,不是和你有親,最多給你一張床,就是他們能給的了。不過多了一樣討厭的東西,就是這又不准做,那又不准做,你說的話一律反對,要取得恩恤安置公屋實在是一件困難的事。要待在那裏至少2-3年,還要表現良好(即不得罪她),才能上樓。

我在本年才決定把這些資料公開,是想有更多人知道世界不公平、好人冇好報、窮人請勿生仔,來豐富本網的資料。

關於愚的童年陰影,請看本網拙文。就是因為有童年陰影,才發展出生理和心理精神問題。那些仆街對此一點也不過問,只知道如我再做這份工,就不給我上公屋,不給我上樓,僅此而已。

蔡錦萍是一個強迫他人做唔鍾意做的事的社工,
蔡錦萍強迫人吃難食的飯餸.。
蔡錦萍不准人返工,要人辭職。
蔡錦萍不准愚上公屋。
蔡錦萍,你知不知道為甚麼自殺或謀殺的凶宅那麼難租出去呢?就是因為人們怕有鬼或陰影,不然私樓凶宅單位會跌價,公屋的特快不受歡迎好單位配屋入住後不准調遷?有一些人入住該些單位後,或者有怪事發生,寧願搬走都唔係個度住。
蔡錦萍,醫院每天都有人死,殮房就在醫院下面一個角落。護士在病房也許都聽聞甚至見過有怪事發生。你可以互聯網或圖書館找到那些鬼故。我俾10000蚊你,你敢不敢在醫院殮房逗留一晚呢蔡錦萍?

 社康護士簡單來說是一個仆街。詳細點說他們是喜歡在別人的傷口上灑鹽的仆街。用難聽的說話侮辱你的尊嚴。他們對於你童年的不幸沒有半點安慰。他們會在你工作最忙碌的時候打好多次電話來騷擾你迫你見佢,即使你的工作和公司規矩是不能在工作時接聽私人電話也會不斷打來。見佢要浪費半小時聽他踐踏你的傷口。不單止不會同情或同意你的不幸,還會你說甚麼他也會反對。見面(官方叫探訪)沒有任何好處,只是他交差而己,態度惡劣毫無禮貌不尊重別人惡言惡語。所以如果你被迫見佢的話,你就只須說:「這是我的私隱,不回答。」便行。或者答:「我同你唔係好熟,點解要答你?」一定令佢啞口無言ko佢.

蔡錦萍用命令式的方式和人說話,強迫自己的ON9思想落其他人身上,她說的話才是對的,別人的話一律反對,不尊重別人意見,不理會別人感受,強迫人跟從她的決定。

我記錄這件歷史,是說明業界樹大有枯枝,枯枝也不少。被侮辱的人不只我一個,喜歡侮辱別人的業者也不只他們幾個。專業水平低的人不少,她們只是在呃飯食。她們害人不淺。我希望要麼她們到圖書館讀多幾本書提升自己的知識水平,或者我希望專業水平低的人自行走路,免得再害人,有沒有報應我不知,我只知你們是業界的垃圾,留你們在業界,是社會的廢物,是降低業界的水平的垃圾,是害病人的垃圾。我不知你們的學位如何考,只知道沒有知識的人不應該在這行混飯吃,你對得住天地良心嗎?



蔡錦萍,為甚麼人們會在清明節重陽節拜山,燒衣紙? 答案是他們相信有靈的存在。人們在家中安神位,每天裝香,就是相信有靈的存在。蔡錦萍,你告訴我,清明重陽節,你在做甚麼?你去了教堂嗎?你不信拜山燒衣紙,不代表其他人跟你一樣不信,否則其他人就不會在該日子拜山燒衣了。在香港,存在著殯儀館,墳場,骨灰龕。早前還在新聞討論著骨灰龕龕位不足的問題和合不合法等問題。大部份人就是相信有靈的存在。難道你去叫人不要買骨灰龕位嗎。你不相信靈的存在,不代表其他人的意見。我請蔡錦萍小姐你反思為甚麼有人拜山燒衣安神位買骨灰龕位,這些事大部份人都在做,你不說他們有幻覺和迷信?靈存不存在的問題不是你本小姐反對就等於不存在。我証明靈存在的理據:人們在拜山燒衣安骨灰龕位!你給我反駁得啞口無言了。

蔡錦萍,如果世界上冇鬼,那點解人死後要去殯儀館做法事儀式超渡亡魂?如果冇鬼,做法事儀式其實冇用冇意思了。那殯儀館要執笠了,道士都要失業了,要它來做甚麼?蔡錦萍你死了後,就知道你自己會唔會做鬼了。蔡錦萍死後,蔡錦萍的家人不會把蔡錦萍送去殯儀館舉行儀式了,也不會安葬蔡錦萍了,因為蔡錦萍不信這個世界上有鬼,蔡錦萍認為人死後,甚麼都不存在了,所有儀式都是假的冇意義的。


其實,鬼平時是不會出現在人的面前的,大部份人都知道,人平時也不會感覺到有鬼的存在。我們周圍的空氣存在著很多個「阿飄」,只是我們平常不會看到,我們有我們的路,他們有他們的路。只有有極少量個別人士因為時運不滯才會感到有鬼的,而鬼亦未必會害人,可能它想你幫他完成心願,有請求。只有極極極小數人因為得罪鬼亦遭報復。

陳小姐:「為甚麼你入院?」我:「有鬼」陳小姐:「這個世界沒有鬼,你唔知自己有病!!」「你唔肯面對你的病,你見到鬼是幻覺。」

朋友,你去圖書館或書局找找吧,世界上大把人見過鬼,撞過鬼。就是你在公共圖書館的檢索系統打個「鬼」字或者「靈異」這個詞語,好多好多書LIST出來的。你未見過唔代表冇。

他們面談所發生的事。大家如果想入宿舍然後拿公屋,可以參考愚的拙文。他們與你談話的目的是確定你知不知道自己患病,知道的就在報告上寫good insight。不知道的就叫poor insight。寫完報告,交了差,基本上不會理你了,都唔知問來做乜?。好些的,就直接問你「你為甚麼入院」,不禮貌的,見到報告寫住paranoid type schizophrenia,就直接問你「1.你有冇被人跟踨。2.你有冇見到怪野。3.你有冇聽到聲音。」
說話技巧高低,一句説話用婉轉的問,還是開門見山的問,分別是有的。人地讀十年書並受訓才成為醫生,說話技巧當然比白痴david好得多啦。他心目中已經認為你有幻覺。所以他問你有冇被人跟踨,你答有或冇,結果都是一樣的,就是你不承認自己有病。何解?你答有,即是目前有人跟踨你,但事實是無人跟踨你,所以你有病。如答冇,他會認為你不承認自己有病,所以結果是你仍然有病,因為你入過醫院 ,所以係一定有人跟踨你。無論點答,都是一樣。david和那些葉仆街和蔡仆街和陳仆街一樣,他并不是醫生處方藥物,不會治療你。他們的問問題技巧既差,亦對人無任何用處,是廢物和廢話而已。支持打氣説話從來不說,侮辱性和批評性的話卻說很多。





十幾年前的事了,愚都出左院好耐了。你問這幾個問題有甚麼意義,有甚麼用?幫了甚麼忙,對當事人有甚麼好處值得這樣問呢?既然你幫不上忙,你問來幹麼?是真是假,對而家有甚麼影響,關你撚事?你們已經有先入為主的偏見,當我傻的嗎?是真又好,是假又好,是幻想又好,我答你甚麼,你都當所有人是有病,是傻。我提出一億公斤證據,你都會盲目否定的了。你檢討下問下自己係咪白痴仲好啦,係到呃飯食,講埋D廢話。既然你幫不上忙,甚麼東西都做不到,你問來幹麼?我成個BLOG打咁多字是因為你們不信我撞鬼的經歷,你們不相信這個世界有鬼。你不信,不代表這個世界就沒有鬼的存在。證據我在另文有寫。

她們日常的工作就是坐在辦公室打字,但她們是不會見你的,你的情況,只是她們坐在辦公室後湊湊合合作故仔作出來的,準確度可想而知。就我所見,她們不會和舍友有甚麼交流,只是呆在辦公室寫報告交差。

他們完全不理會患病的背景因素,他們提也不提一下,問也不問一下。可是就是背景因素:父母、家庭、教育、文化、環境、社會、壓力、金錢、居住面積、感情、工作等等,才是導致患病的最重要因素。詳細解釋這些成因如何導致患病。你要是有興趣,到圖書館拿些書看看吧。我只能夠做到歸納的以上幾個重點,說明從略。

他們問症只問果,不問因。真的不知道那些職員是否無知盲和傻,以為精神分裂症就是「1.你有冇被人跟踨。2.你有冇見到怪野。3.你有冇聽到聲音。」。任何有常識的人都知精神分裂症的成因很複雜,以上舉的十一個因素,各人自有各的故事,各人自有各的不開心,怎能當看不見不知道不問就當不存在呢?

也很難怪你們,你們的薪水只得一萬元左右,和醫生的三至十萬元月薪比,考個專科醫生資格要五年以上,難度比你們高很多倍,所以你們的質素就只能是低的。

我告訴你,你即管預備講大話好了,你說真話他們不會信你的,所以你要即管說大話好了,否則你過不了面試一關,你的恩恤安置就泡湯了,如果你沒有心理準備進入無間地獄,無自由,無發言權,無思想.......你不要選這條路。

她們問你的問題,你作個好的故仔告訴她,擦她們鞋。不要和她理論,你是有理說不清的,有冤無路訴。你不要跟她爭論鬼是不是存在的,即管你提出了一噸重量的證據(參考我其他文章),她們不信的,她們讀死書只信你見到鬼是精神分裂症,但不是所有精神分裂症都是見到鬼。她們讀死書知道聽到聲音的人是精神分裂症,卻不知道不是所有精神分裂症都是聽到聲音。她們完全不知道窮是精神分裂症的成因。你愈是爭論,你愈慘,愈蝕底。

無知的人是她們,你應該慶幸自己的知識水平高過她們,不用生氣,錯的是她們,錯的不是你。

不須要研究,不須要數據支持,窮人患上精神病的可能性大大高於生活水平高的人。所以以後醫生只須問你是否窮人?你是否住劏房?你是否受到虐待?你是否在學校受到排斥?你是否沒有足夠營養食物吃?你有沒有零用錢?你是否朋友很少?你父母是否文化低不懂教的人?你有沒有被疏忽照顧?等等。如果有很多個否,可以99%確定他患上精神分裂症。那是壓力導致的,冇錢令子女成長更難,心理情緒問題更多。那些幻覺是上述不良條件下的產物。何況有陽性幻覺徵狀的人不多。多的是情緒心理有問題的人被送入醫院佔最多。不開心、抑鬱、自卑、自閉、弱智、自信心低,我見過不少。

簡單一句,只須問他是否是窮人,是的話,說他患上精神病,很容易呢。用不著問「1.你有冇被人跟踨。2.你有冇見到怪野。3.你有冇聽到聲音。」等了。那是多餘的。

如果他們問你有冇想過死? 你千萬不要答他我有想過或者我以前有想過。 你明知死亡是人人都曾經想過,是常識。你咁樣答,你很易被診斷做抑鬱症,這樣住院住得更久。你要用堅決的語氣和表情說冇,完全沒有。我這樣特別提出是見過很多蠢人老實地回答,結果無端端住多幾星期至幾個月了。不要告訴人我教你講大話。我實話實說而矣。

我打開報紙,常常見到有些團體訪問窮人,訴說自己住劏房,一家人迫在70-100呎的地方住,收入低,不夠錢買食物,一家人同睡一床。情況比我還差,我至少自己一張床。他們爸媽仔女睡在同一張床上。幾個人擠在一起睡,有身體接觸,不知有青春期的子女把自己的身體碰到爸爸媽媽是多麼難受和尷尬,同性還好,異性身體接觸,那是想像不到的悲慘。要麼媽女/爸仔一起睡上下格床。更慘的與異姓同睡一床。一點私人空間都沒有。十幾歲都要與爸媽同睡一床,很慘。以他們的條件,新電腦(三四千元)是買不起的,要到圖書館借。還有很多很多,在此不說了。沒有零用錢、夏天不開冷氣。沒有社交和朋友,沒有智能手機。沒有上網。慘!慘!慘!。不須要研究,不須要數據支持,他們患上精神分裂症的機會率比一般人高很多倍。居住在這麼細小的空間,比蝸牛螞蟻還慘。比豬比狗比雞更慘,等如坐監。

我們要追究遠因,窮是一種病,幻覺是表面的徵狀,究竟其根源在於窮,在於窮所帶來的壓力。所以請各位記住這幅圖:

那悲劇就不會發生。

不要生「窮三代」!!!。不要傳窮接代!!!

來到精神科,要被診斷做精神病很容易,隨便一個簡單的理由,也可以做確診。可是要證明自己冇精神病就難得多了,要為自己辯護不容易,你試想想,你拿甚麼證據證明自己無病呢?很困難對不對?。所以很多看上去很正常的人,都收了入醫院,住得俾我這個聲稱見鬼的人住得還要耐。他們戴上偏見,先入為主認為你有問題,然後拿著指引問你問題,例如「1.你有冇被人跟踨。2.你有冇見到怪野。3.你有冇聽到聲音。4你有冇唔開心...5.你有冇想過死..6你有冇覺得有人控制你的思想 .7.你有冇覺得有人知你腦裏面諗乜野...」只要你答錯一兩個答案,被判成精神病是很容易呢!

不要緊!政府很好人,你會得到額外的一千五百元傷殘律貼,而不須要資產審查。管你有數十萬資產還是月入二三萬,理論上都可以拿。拿了,可以吃好些穿好些,算是對你的一些心意和補償和福利。你只須幾個月覆診一次,俾六十元,每次大約只需排一個鐘隊,入去見一見醫生講句你好,看看你沒問題了,不消一分鐘print 張form出去拿藥,藥費十元,再排半小時,請半日假去做,完成。一千五百元全是你的,直到永永遠遠,阿門!不拿就笨了,你可以照常返工和生活,你不和人說 ,人家是不會知你來精神科,除非他請人調查你。藥方面不用擔心,我寫包單,沒有副作用,有都是極少副作用。你當它安眠藥就行、睡個靚覺,人都健康些。It is good for sleep!

如果你有抑鬱症睡不著,我在想,安眠藥冇用的話,給你打支HALDOL便能即刻訓著了,偏偏你們睡不著欲醫極都醫不好,因為他們只給你安眠藥,不給你打HALDOL針。重劑量的ANTI-Schizophrenia藥例如Quetiepine 600mg 以上,吃了後立刻便能睡,仲勁過安眠藥。偏偏他不開給你,只給你已經慣左藥性既安眠藥,所以你失眠是醫極都醫不好。我都諗到﹐你地都諗到吧。

不要期望政府醫生能輔導你的情緒,政府給的資源太少了。一個醫生一早上要看三十個症以上,平均五分鐘一個症。要情緒輔導的,只能求助私家醫生,價錢是近千元一小時,普通人不可能負擔的了。

你要有心理準備,那些職員會把自己的思想強加於人身上。你說甚麼,她都會反對,
是條件反射式的反對,她們做到有職業病了。然後強迫你跟她的意思做。她們會提出她們的高見,你的感受不會被尊重。彷彿只有他們是正確,我們是永遠不正確。她們做嫦娥,日哦夜哦,煩到你嬲。例如發生叫人辭工的笑話,叫你不要吃微波爐食品和餐廳飯和公仔麵,只能吃他們煮的那些比屎還難吃的餿水。職員自己就叫茶餐廳食,卻規定你一定要食宿舍的飯。

你要有心理準備,她們每天只會給你八十元左右生活費,然後每個星期叫你打存摺給她們看。今時今日的香港,八十元一日實在不足夠生活。除非你三餐都吃麥當當,否則你一定不夠用,喜歡的東西不能買了。衣服不能買,圖書不能買,手機不能買。電腦不能買。上網儲值卡不能買。椒鹽豬扒等茶餐廳菜式吃不起。

其他宿舍辛酸事,請參考其他篇文章,這裏略。

捱得過上面兩項,你兩至三年後可以上樓上公屋了。

我捱不過,so sad。